当前位置:首页 >> 概网评述 >> 概网读展 >> 正文
“当代艺术花”扎根“塞上江南”
作者:齐廷杰   概·中国网(独家报道)   2010-09-26
 

首届中国西部国际艺术双年展于2010年9月17日在宁夏回族自治区首府银川市举办,作为当代艺术尚不开放的西部城市银川来说,当代艺术文化建构的速度远远比不上经济的发展速度,如何才能让银川人民也能欣赏到最具当代时代特征的当代艺术,使得文化建构与经济发展相协调,这是需要值得考虑的!

双年展开启西部当代艺术之窗

西部国际艺术双年展,有几个关键词语,之一是西部,之二是国际,之三是艺术双年展,作为地域性特点浓厚的中国西部国际艺术双年展来说,本届参展艺术家其实只有策展人田野是一个土生土长的银川人,其余参展中国艺术家包括田野在内均生活创作在北京,有自封为“青年批评家”的某某人评论道:这次展览中所谓的“西部”概念,是缺失的在场。在这次展览中,“西部”只是作为一个虚无的地域名词而出现在双年展的题目之中,其实换一个地方,比如中国南部、中国东部、中国北部,再冠以南部、东部、北部国际双年展之类的名称,似乎也无不可。在我看来,冠以西部国际艺术双年展的名头未尝不可!其一,西部双年展展示的并不一定要是西部艺术家的作品;这点可以参照众多其他双年展,比如威尼斯双年展,谁规定威尼斯双年展展出的作品一定得是威尼斯本地的艺术家的作品?其二,换一个角度考虑,西部国际艺术双年展的展示对象或者是受众群是西部的人民,就说是银川这个西部城市承载的是宣传推广当代艺术的义务;其三,西部双年展承载的文化使命,这种使命并不是一下子就能提升西部人民的审美趣味,而是打开了一扇窗,让银川人民、西部人民去了解、接纳、欣赏当代艺术的魅力,从这个层面讲,西部国际艺术双年展恰如其分,它展示的不是西部地区的当代艺术,而是能够让西部、银川的老百姓能够有机会去欣赏到还有一种叫做“当代艺术”的艺术的存在!

西部艺术双年展的新意

当然,第一次举办如此规模的艺术双年展,还存在诸多遗憾,诸如场地的硬伤、灯光的硬伤,布展团队的不专业,以及背后学术支持的匮乏,这些都是显而易见的,在9月17日下午的批评家论坛上,诸多人士阐发了自己的观念,顾振清提出结合宁夏的独特地理风貌,如果能加入一些“环境艺术”、“大地艺术”等元素,将双年展与自然风光完美的结合,呈现出来的效果会更不同,这些意见都是非常中肯的!然后一位来自上海的女士发言,她提出了一点,就是说比如参展艺术家方力钧的作品我们大家都很熟悉了,然后放到西部国际艺术双年展这个展览,我们是否会从中看出这些作品的新意?言下之意她没有看出这件作品在西部双年展展出的任何新意!接着她提出展示学暨展览模式的一个问题,她一直关注在做展览的过程中对于展示学本身的意义和价值,做一个新的展览,是否会在展览模式上或者展示内容上产生什么新意!且不说“展示学”这个学科概念是否站得住脚,单就一点,即这位上海女士把一套评价当代艺术发达地区的评判标准套用到“当代艺术荒漠”的西部,这本身就值得商榷!西部双年展的作品我想生活在北京、上海等城市的人们都已经司空见惯,问题在于西部银川的人民还没有接触到此类的当代艺术,上海女士完全忽略了此次展览的受众欣赏群,此次双年展并不单是做给你上海女士看的,它更广泛的是针对银川人民,西部人民!只要西部人民能够从中读出新意,欣赏到和传统艺术不一样的地方,感受到些许当代艺术的魅力,这是最关键的!

批评的魅力在于建构性

随后几个来自北京的艺术媒体记者提出了自己的质疑,质疑上海女士以“上海标准”来要求西部,每个地区的当代艺术发展状况不一样,用统一的标准去衡量显然是犯了经验主义的错误!更有上海女士嘴中的初出茅庐的小伙子直言不讳的提到:这种发言方式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而且在时候这位上海女士恶意曲解“小伙子”的意思,她怎么没有看到,在论坛现场,北京的艺术媒体只是针对她一个人提出意见?原因就在于参与谈论的赵力老师、盛崴博士、鲁明军博士、顾振清老师的发言是富于建设性的,(他们的发言稍后整理成篇)而她的发言基本上自说自话!

由此可以联想到所谓中国个别青年批评家的出发点有问题,固然他们确实读了很多书,在圈内也小有名气,然而就是这种小有名气让他们洋洋自得,一套理论屡试不爽,在不经过悉心的准备下信口开河,发言放之任何双年展的研讨会现场都可以运用,我真是佩服死这些个别所谓“批评家”、“策展人”,一套固有的模式行走江湖,殊不知,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所以说,中国的批评是有问题的,基本上大家心照不宣的就是自说自话,一个理论放之任何场合均可成立!以一副站在理论制高点、君临天下的嘴脸顾左右而言他,基本切不中要害!批评的魅力一定是要建构性的、建设性的,一味的消解只能让人感觉和“祥林嫂”相似的絮絮叨叨!

 

第一届中国西部国际艺术双年展给处于“当代艺术荒漠”的宁夏注入了一丝动力,对于这次双年展究竟能带给银川什么,我们仍需观望,这得看银川人民的接纳能力以及理解能力,这次双年展是一粒当代艺术的种子,现在已经种下去了,剩下的还需要诸多人士的细心栽培与呵护,这颗好不容易种下的种子才能茁壮成长!同时,本次双年展也提供给我们一次范例,暨在当代艺术并不发达的地区策划双年展,我们该怎样去策划、运作,哪些事情需要完善,哪些事情需要避免,很多因素都需要去总结!

 


 

【责任编辑:齐廷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