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概网评述 >> 专家论道 >> 正文
由谁在展览看当代艺术生态
作者:齐廷杰   概·中国网独家报道   2011-09-06
 

所谓生态,意指我们赖以生存的外部环境与心理环境。延伸到当代艺术生态,就是指从事当代艺术的从业者包括艺术家、策展人、美术馆、画廊以及衍生出的各种行业在当今社会环境下以艺术的方式对于社会主体以及私人个体做出的有机尝试,试图以独立的观念以及思考展现当代社会版图中当代艺术的种种!具体细分,包括艺术家的生存环境、生存境遇、当代艺术展览机制、学术理论的构建、媒体的推波助澜,以及社会飞速发展带给艺术家的心理感受,即心理空间。

2011年8月13日由概·中国网主办的展览“谁在”在北京798艺术区桥舍画廊开幕。笔者作为策展人,从开始的主题敲定、作品征集到最终的展览呈现,能够从中深刻体会到当代艺术圈纷繁芜杂的生态,坦白讲,谁在展览无论从展览规模到所展示艺术家的作品,存在诸多限制,然而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管中窥豹,可得全身,在资源不对等的现实面前,当代艺术生态的建构与发展曙光与危机并存。

“谁在”理念其实是一个双重命题,具体而言,是假设命题“谁在?”与肯定命题“谁在!”。“谁在?”所要阐发的是大家都将目光聚焦在所谓功成名就的艺术家身上时,是否还有谁在关注草根、边缘艺术家的存在?“谁在!”则有几个关键词:“存在”、“在场”、“进行”、“积蓄”、“坚持”,就我个人而言,我期望“谁在!”命题引出的答案是“我在”、“你在”、“他在”!
 
本次展览展出了20 位艺术家的作品,就作品分类来说,有油画、雕塑、装置、影像、水墨、版画;就地域来说,有北京、成都、石家庄、邯郸、广州的艺术家;就年龄跨度来说,有在校大学生,有走过半个世纪的长者。通过这些艺术家的参展,笔者试图多角度分析当代艺术圈的生态环境。

展览形制:微观叙事成为未来展览发展新方向

微观叙事,是指展览形制不再一味追求宏大,通过对个体艺术家的群体性特征的梳理,来展现学术范畴内的艺术创作。即以低投入、小规模的展览形式,来换取最大程度的学术效应。近来,国内频繁举办的“买的起的艺术节”、“摆摊展”、“I can play艺术节”均带有如此特征。尽管出发点不一样,这些艺术节可能是更多的考虑商业因素,毕竟艺术明星的作品是很多人望尘莫及的,但在我认为,这种“微观叙事”会逐渐成为一种潮流。《孙子兵法》曰:兵不在多,贵在精。由此看来,展览模式由大而全转向小而精,能够最大限度的调整艺术资源,让更多的人参与到当代艺术中来,是谓让艺术走近大众。微观叙事的展览形制一大立竿见影的效果是摒弃“艺术精英化”的观念,博伊斯曾说过,人人都是艺术家,这给我们一个提示,艺术家都可做展览(不是能力范畴内,而是条件范畴内)。微观叙事的理念其实暗合着当代艺术的特征:前卫性、反传统性、突破性。

创作生态:个体创作与群落创作并行不悖

批评家杨卫曾在《中国当代艺术生态》中提到,自由艺术村现象出现在中国是门户开放以后的一个独特文化现象,他所说的自由艺术村现象,就是指“群落创作”。如北京东营艺术村即是湖南籍艺术家的“群落创作”之地(东营艺术区现已拆迁);北京黑桥艺术区,则是刚毕业几年的大学生聚集地,他们大部分来自四川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本次参展艺术家曾扬与张春迎就居住在此地。观曾扬的作品,一个最直接的感受就是艺术家所关心的不再是社会的宏大叙事事件,而是转向追寻内心的一片静谧之地,这种追寻,可能是通过一些宗教的启发,也可能是对于日常生活片段的描绘,如批评家盛崴所言,年轻一代艺术家创作的视角由宏大叙事转为关注自我,关注私人化的个体特征。总的来说,生活在黑桥艺术区的艺术家的艺术作品,大抵都有这个特征。成都艺术家卢宝阳生活在浓园艺术区,作为一名家在河北的艺术家来说,画面中能够自然流露出一股淡淡的乡愁。以《枯荣》为例,土坡上,白雪皑皑,干枯的酸枣枝桠、败落的玉米秸秆,以及试图挣破白雪覆盖的小草,岁月无常,季节轮换,生命不止。也许,艺术家已经远离这种自然生活,然而,这种童年的记忆已经在艺术家心中打下深深的烙印。艺术家并不只是表现这种已逝的风光,更多在于追问一种生命价值的存在以及轮回般的宿命,淡雅的画面中呈现的是旺盛的生命力。干枯并不代表死亡,破败也不意味消逝,萧索的环境下孕育着新生命的诞生,所谓白雪压不住,春风吹又生,以物喻人,生命不息,抗争不止,人生哲理就孕育在洗练的画面中。而作为个体户艺术家的马健曾,其创作环境虽不如其他群体艺术家那般集中,但透过画面我们仍可以感受到艺术家的思索现行:其描绘的画面更加生活化,大蒜、姜、白菜、奶牛,他把目光聚焦到了很多人会忽略的也许并不那么美的“生活必需品”的身上。他将它们放大,以绝对中心的样子出现在画布上,马健曾深入而细致的描绘着细节,在他的处理之下,这些葱姜蒜们充满着新的生命,它们不再是我们生活中经常被忽略样子的必备品,而是另外一个世界中的主角。

由此看出,无论是个体户还是群落创作,他们对于所谓当代艺术创作概念的理解不一而同。无一例外的是,他们都在坚持,都在积蓄,关注的视角更加私人化,而正是这种私人化的描绘,却能引发更多的心灵共鸣,这就是当代艺术的魅力所在,虽卑微,却真切。

艺术媒体:突破线性发展,功能立体化

作为当代艺术生态中的重要一环,艺术媒体对于当代艺术的推广与传播起到了不可忽视的推波助澜的作用。传统艺术媒体的一贯做法是充当艺术家的传播工具,挖掘深藏在艺术现象背后的种种理论依据,一直沿着“宣传”这条主线发展。“谁在”展览则是在有意突破这种单一的线性发展方向,在主干的基础上延伸出更多枝桠,更加立体化。作为主办方、艺术媒体,概·中国网一直致力于推动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同时,一直在思考如何更加有效的整合各种资源,对当今纷繁芜杂的艺术现象剖析的更加立体化,即以立体化的展览方式置换传统的以笔杆子文章、视频的方式,这种方式,正被越来越多的艺术媒体以及画廊所接纳。如《艺术财经》举办的“发现——中国当代新锐艺术家作品展”、《HI艺术》举办的“旋转木马——2011第三届中国新锐绘画展”、《库艺术》举办的“此时此在”等等,均是艺术媒体试图通过展览的方式对当下发生的艺术创作进行梳理总结。


著名批评家、策展人王林在其策划的展览《底层人文——当代艺术的21个案例》中曾提到:展示底层的人文状态,它是艺术家观察、反省的结果,也是艺术家个体意识的表达。对具有问题意识的当代艺术家而言,底层状态并非只是客体化的值得关注对象,而是与自身生存相关的现实体验。同时,底层状态也并非仅仅只是关于底层的苦难记忆,而是底层人群原生与野地的真实存在。因此艺术创作对底层状态的呈现,不是居高临下的“人文关怀”,而是互相交织的人文状态。诚如王林所说,“谁在”并不是居高临下的“人文关怀”,也不是“狗尾续貂”似的“锦上添花”,我们所要展现的,一方面是反映艺术家个体的真实存在,通过对“客观存在”的真实描述,来发出私人化的“呐喊”,吸引大众、媒体乃至藏家的目光由“功成名就者”转向“在ing者”;另一方面,通过对“底层、草根艺术家群体”的境遇的展现,思考当代艺术圈分化严重的深层原因,加速、完善中国艺术基金会制度的进程。

明年“谁在”,我们再会!

【责任编辑:托夫斯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