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概网评述 >> 专家论道 >> 正文
我们面临的不是市场崩溃,而是艺术危机
作者:艺术北京经济论坛   艺术概网   2010-05-12
 
东京艺术博览会总监辛美沙女士演讲:
在过去十年艺术市场发生很多变化,最值得关注的是艺术成为一种投资物品,这是从90年代之后,跟金融全球化有着非常大的关系。
 
我们回想起过去以往十年艺术界发生的事情,可能想到的并不是所谓艺术作品,而是艺术作品的价格。例如说我们现在常常在报纸上可以看到艺术投资的栏目。我们看一个艺术品为什么重要,往往看它的数字,而决定它的价值。比如巴塞尔、以及佛瑞兹艺术博览会,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银行机构,他们想成为世界著名的艺术博览会赞助商,现在越来越多受众以及投资者、消费者将艺术品作为载体,成为消费的一种习惯。
 
另外一个现象就是以房地产业为中心发展的艺术,美国有一个SOHO,并不是北京的建外SOHO。60年代纽约SOHO区,周围都是仓库林立,因为都是仓库的关系,因此房租非常便宜。许多艺术家开始聚集,慢慢地有一些浪漫气息的咖啡馆、或者餐厅进驻,现在很多奢侈品开始进驻,随之而来房租上涨,让很多艺术家被迫迁离。SOHO产业发展品牌化,让这些艺术家搬到曼哈顿西边地方。艺术家搬到这个地方之后,很多画廊随之建立起来,那个地区现在房地产业也开始升值。这样情形不断发生,不断产业化跟艺术有非常紧密的关系,也就是艺术家、房产业紧密关系,艺术将房产价格不断提高。
 
艺术跟地理环境、房地产的关系,也可以延伸到798以及上海的例子。SOHO发展,大概花三十年才从非常荒凉的仓库区变成现在非常奢侈精品的区域,但是北京798或者中国一些艺术区发展,仅在非常短数年之间。
我是从美术馆或者画廊,而不是慢慢从艺术家开始分析的。当然艺术对于一个企业品牌提升也有相当大的影响,在美国或者欧盟许多公共空间可以看得到,企业前面设置一个公共艺术是非常多的。现在有很多品牌借用艺术提升品牌现象,利用和艺术家合作机会,在不同场地推出他们的作品,艺术和品牌结合随着时代发展越来越多。
 
艺术消费者在十年之前基本上是非常异类的存在,不像现在这么广为人知。如法国品牌LV,借用日本艺术家村上隆设计的产品,来提升自己形象。也由于现在我们消费习惯以及感官越来越细腻,因此对于艺术要求越来越高,很多企业对于艺术要求随之升高,跟艺术结合也是更加紧密了。也就是说艺术政治营销策略跟艺术家有着非常紧密关系。奥运会举办的时候,也一定跟艺术相关,请艺术家创作一些作品以提高形象。
 
十年之前收藏艺术品的这些顶层人士,他们收藏艺术品是个人的事情,不像现在他们可以以收藏艺术品炫耀自己身份地位。现在有钱的阶级可以买好车、好房,但是家中没有摆很好的艺术品就不行,因此他们购买很多艺术品来炫耀自己的身份。购买艺术作品是一件非常花时间、而且非常高深的学问,你必须时常跟艺术家沟通、非常勤快的跑画廊、跑美术馆欣赏,熟悉美术史等等,需要很长时间研究才能够购买一个物品。但是现在艺术消费者可以借由很轻易参加国际博览会,购买很顶级的艺术品,当别人问起来你在这哪购买?你可以说我在巴塞尔买的,这样就非常有说服力。
 
每年巴塞尔开幕一周之前就有200架私人飞机飞到这个地方来,先由一批私人藏家购买。从现在开始我们以后该怎么办?怎么应对?我们来共同思考这个问题。今天我们论坛题目是艺术与经济,但是我个人想要把艺术成为产业来思考,所谓产业正好像电影产业、出版产业等等,必须跟经济活动同时并行。所谓产业必须有一个非常稳固的价格。艺术作品价格并不是自然而然决定的,艺术评论家、艺术家、画廊、以及各个行业艺术行政人员,各个行业专业人员都可以在这里边看到。
 
日本在1980年代末期就经历非常严重的经济泡沫时代,那时候有非常多的印象派作品大量输入日本国内。像现在我们可以看许多中国作品输出国外去,但是当时输入日本印象派作品带来的是经济泡沫。然后在90年代时候开始经济泡沫破裂,一直到现在我们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日本艺术市场是非常小众的,日本画廊参加国际博览会的数量非常之少。目前日本艺术市场是借由欧美、台湾、少数中国收藏家维持的。目前日本有一种现象就是说,只要能够卖、有配合收藏家创作一些能够卖的作品。当然随着全球化进展,国界线消失越来越多,我们看到的并不是哪个国家作品,而是哪个国家谁的作品能够出现。我认为艺术市场只是艺术产业一部分,而不是全部。好的艺术产业是由好的艺术作品建立起的,现在在中国有很多艺术市场、以及艺术经济专门的学科成立,我非常惊讶。当然有艺术经济市场、艺术市场、艺术财经分析这样学科非常重要的,也是非常不可或缺的一环,我们是不是更可以沉淀下来,想一想什么是好艺术、如何创造好的艺术这一问题更重要呢?
 
如果我们在这样艺术产业非常兼顾架构整顿情况下,比如各个专门人才培育建立起来,即使经济泡沫来临我们也不会马上被击垮。我个人浅见是,我们现在所面临并不是艺术市场崩溃,而是艺术本身一个危机。 
【责任编辑:韩凤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