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概网资讯 >> 艺术活动 >> 正文
踢不好足球,也画不好画
作者:孟禄丁   概·中国网   2010-06-30
 

现在正在南非世界杯,很多球迷都在黑白颠倒,熬夜看球,我也不例外。

兴奋之外,也想起与足球有关的往事,自然也与艺术有关。

我以前算超级球迷,早期中国队的几场历史性的比赛,我都在现场,比如,3比0胜伊拉克,5.19之战,由于中国队的恶劣表现,使我逐渐退烧。后来在美国看不到足球,美国佬不烧足球。

我从附中一直踢球到美院,那时,没有在美院小操场上看到过我踢球的,肯定不是美院的,我的毕业创作就是“足球”,可见,足球在我生命中多么重要。

“踢不好足球,也画不好画”这句话好像是在88年,周春芽带着他的德国教授来美院,不知为什么聊起足球时说的,因深有同感,就记住了。

是的,那时天天踢球的,踢得好的后来都留校了,我,尹齐,段海康,王中,魏伟,张路江等,还有宋庄的刘炜,现在美国的侯翰如等。

当时,在八大艺术院校的比赛上,我们成绩不佳,原因可能是美院的人踢球,喜欢自我表现,在小操场玩惯了,上了大场子就看不到人了。

那天,看到德国4比0大胜,自然想起德国教授的话,德国人踢得好,所以表现主义画的好,我当时可能觉得自己踢得不错,表现得也不错,90年初就去了德国,却见证了德国拿到那年世界杯冠军的现场,广场狂欢后的满地啤酒瓶仍历历在目。

我有时也想,中国队踢不好球,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也画不好画,说出来很多人会骂我,其实,不是这样简单的必然的联系。

如果顺着这个思路走,也能想通些问题,足球这样让生命投入和张扬的运动,在中国生生把它变成了赌博的工具,我们球员的真实体验和感觉那去了,血性那去了,乐趣那去了。是不是国人工于心计的惯性,把很多事儿都玩偏了,失去了生命的真实感觉,只是在足球中暴露明显,在艺术上表现的就比较复杂和晦涩了。

韩国人和朝鲜人的表现,就不一样了,昨天,朝鲜人愣在最后一刻,打开了巴西人的大门,看来踢不好和亚洲种没关系了,和社会主义没关系了,所以,他们出了个大师白南准,我口服心服了。

我们画不好是因为球踢得不好,好好练球吧,“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千万别成为永恒的梦想。

我们画不好就多看好的展览,好好看球吧,先享受眼前的快乐了!

仅以小文释怀我的足球情结,怀念我的球友,助兴世界杯!!!


孟禄丁
2010-6-17于望京

 

【责任编辑:齐廷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