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概网资讯 >> 市场动态 >> 正文
重庆最牛钉子户成行为艺术
作者:      2009-07-16
 

2009年07月16日 09:40东方早报记者 徐佳和

“重庆最牛钉子户”吴萍
这是一场经费尚未落实就开始启动的民间双年展,民间总是以低调的姿态接纳上层意志对它的统治、渗透和改造,同时拥有抗衡和消解苦难、追求自由自在的理想的文化品格。
定于8月15日在北京798艺术创意园区开幕的2009北京798双年展显然是一场有别于主流艺术观念的展览。两百多位中外参展艺术家中几乎没有一个耳熟能详或屡屡在拍卖行里创下天价纪录的“价格明星”。取而代之的则是引起各方争议与关注的“范跑跑”,“重庆最牛钉子户”,“杨佳案”律师刘晓原,这些从未从事过当代艺术创作的民间人士成为此次798双年展中的“非专业艺术家”,没有“价格明星”的人气,却也能以其“舆论明星”或“问题人物”的身份使展览变得大有“看头”。他们与职业艺术家对话,是用艺术讨论社会问题的一种尝试,也是对“人人都是艺术家”的理论实践。在798双年展策划人的眼中,中国社会的现实充满创造力和活力,“有时候重庆钉子户的现场更像一个集体原创的‘社会装置’作品,当代艺术应该向现实学习,尤其是今天中国的现实充满戏剧性和超现实性,这要比西方艺术更能启发艺术的创造力。”


作品《流动药房》
2009首届北京798双年展由独立策展人朱其和Marc Hungerbühler发起,主题定为“流动的社群”,意为:从外部看,它是一个流动的人群巡游的空间概念,每一个人去往他们感兴趣或认为能带来希望发生奇迹的地点。中国当代艺术本身就是通过民间力量的推动而发生的,是在主流与非主流、官方与非官方之间的意识形态差异中形成的,此次参加展览的人群都是一些具有独立和实验精神以及知识分子情怀的策展人和艺术家,他们未必是目前主流的艺术人群,但他们将会展示许多具有实验和反省精神的新语言风格的作品。
在行为艺术单元中的四位非艺术家除了四川地震中一跑成名的“范跑跑”之外,另有三名在曾经的一段时间内成为公众争议人物。
“杨佳事件”中的京城争议律师刘晓原将以行为艺术实施者的身份出现在首届798双年展上,初步设想在798内搭建一个空间,把刘律师的“旗鉴”律师事务所复制到展览现场,现场办公一个星期,在此期间,任何法律问题都可能在此得到咨询与解决。
 
“我把我的参展权转让给非艺术家,”策划该行为艺术的廖邦铭这样解释,“过去艺术家只能提出问题但不能解决问题,但现在,我把我的权利分配给了社会公众人物,出发点是让艺术更实用。这是律师功能与艺术之间的互动。”廖邦铭此番“脚踏实地的艺术”,拓展了艺术的边界,向社会公共领域延伸,把民众心中定论的必然与“美”相关的艺术落实到了现实语境中。
正在福州办理刑事案件的刘晓原律师从来没有以任何形式介入过艺术领域,他对此次活动抱有极大的兴趣。刘律师专事民事、刑事、经济、著作权保护方面业务,他认为:“更多人提到法律是一种文化,而不是艺术,但法律也可归纳为特殊的艺术领域,艺术要关注现实。”这样的论调可能会遭到艺术界专业批评家的驳斥与嗤笑,但其身上体现的社会责任感和知识分子性想必是此次798双年展最为看重的一项。
“重庆最牛钉子户”女主人吴萍告诉早报记者,在拒绝了多次的活动邀请之后,她这次将以图片、影像,以及室外空间的装置形式还原钉子户的现场,规模可能比原型略微缩小。对于原先“钉子户事件”,吴萍“自己的定位是,风风雨雨的个人经历中走过的一个故事”。她会以不说假话的本色出现在798双年展上。第一次以艺术形式参加展览与顶级艺术家们同列,吴萍毫不怯场,“我什么都不缺,这样才对得起当时支持我关心我的各界人士。”

当然,行为艺术单元不仅仅成为非艺术家们的专场,还有20-30名中国职业艺术家及一场国外艺术家专场表演。

◎ 记者观察
“钉子户事件”已然画上了句号,但是影响依然延绵不绝。人们将之定位于推动了社会的法制进程,引导了公平公正的社会秩序的贯彻实施。在许多国外媒体眼中,吴萍捍卫自身正当权益时的强悍俨然与中国人的传统形象拉开了差距。
维特根斯坦说“人的身体是灵魂的图景”。行为艺术以参与性、日常性和事件性体现艺术社会的民主原则,这种性质和意向,始终是对博物馆、美术馆展览收藏机制的反叛,对权力与资本合谋下的市场意识形态最直接的嘲弄和疏离。798双年展行为艺术单元此次掀动的民间草根性直接击中了当代艺术堂皇叙事的表象。行为艺术,以其单纯性和更少的商业性,彰显着在当代艺术中的特殊的力量。

声音

参展艺术家:打破一切权力界限

丁武
看重的是非主流性
唐朝乐队主唱丁武此次将有4-5幅油画作品加入到798双年展,以前就是学画的“出身”,此次得到了充分显露,他告诉早报记者:“其实,很多朋友知道我还在画画,每年总要画一些,后来从事摇滚乐是因为画画时总听摇滚乐。现在,我可以压缩更多的时间,视与听两边都可以做。”
对于市场泡沫中沉浮的、更多年轻人参与的当代艺术,丁武更看重的是798双年展的非主流性质。

郭海平
打破学科的专业界限
名为“流动药房”的作品是一辆从南京开往北京的车,途中停留4-5个城市,沿途收集现今常见的抑郁症,狂躁症的药方,同时与当地的文化人艺术家用自由的方式参与讨论,走出医学之外来看精神疾病,调动精神的自觉。“医学完全把疾病当作生物学问题,把人动物化。艺术、医学、社会学、政治学之间的专业的界限的隔绝,分解了人的生命,严格意义上是对生命的最大伤害,最后全部变成一种专业权力,使人丧失了生命的自觉。”郭海平说。

金阳平
看重民间立足点
艺术家金阳平以5分钟左右的动画影像《灵园》参加798双年展,动画用苍白和原始的动画语言,描述了从国有企业到私有企业上班的员工所经历的内心的变化,映射了私有体制下形成的灵肉的异化,以及社会变革中历史体系传统美学变革的可能性。“这个双年展强调中国本身的话题,来寻找国际性的语言,构架体系从现实的力量中寻找美学的可能性,这样形成的话题本身是具有特殊性的。”在金阳平心中,参展看重的是双年展民间的立足点。

专访798双年展艺术总监朱其
中国的现实更能启发艺术创造力
早报:行为艺术成为这次双年展引发诸多争议的一个项目,既然是国际公认的艺术双年展的形式,为什么邀请一些非艺术家、社会新闻人物,还有一些很久以前曾经接触过艺术的人以艺术形式参与?
朱其:中国社会的现实充满创造力和活力,有时候“重庆钉子户”的现场更像一个集体原创的“社会装置”作品,而范跑跑能够真实地表明自己的价值态度,这种勇气很多艺术家甚至著名艺术家、批评家都不具备。我觉得当代艺术应该向现实学习,尤其是今天中国的现实充满戏剧性和超现实性,这要比西方艺术更能启发艺术的创造力。
这次展览还邀请了一些长期不太“成功”的但有知识分子情怀的艺术家,我觉得这些艺术家的“不成功”并不是因为他们缺乏才华,而是他们没有简单地模仿西方艺术,一直在以更负责任的态度思考艺术和社会,这当然需要很长的周期。他们这次参加双年展的作品体现出一种历史意识和知识分子思考,这正是当代艺术未来十年的一个重要趋向。
早报:主题设置的“流动的社群”是指当代中国的哪些群体?
朱其:“社群”在当代中国包括主流社群和非主流社群两类。主流社群是指那些掌握主流权力和资本的群体,他们的地位和生存状况都是固定的;而非主流社群则指没有掌握主流权力和资本的群体,他们的地位和生存都还处于漂浮和流动状态。
非主流社群并不一定完全指贫穷的底层人群,也可以包括一些生活尚不错的边缘知识分子社群。
当代艺术在经过了小圈子化、西方化、商业化道路后,应该重新定义它在中国的价值取向。我觉得当代艺术应该参与中国社会的自主性进程,才有资格真正承担推进中国新文化和创造新艺术的责任。当代艺术需要融入中国社会,并参与对中国社会的集体精神状况的改进,这样的当代艺术才能代表中国的未来。
早报:这次798双年展几乎没有邀请任何一位受到媒体追捧的“价格明星”参与,这是你故意的安排吗?
朱其:本次双年展在展览定位上,确实要与前些年的流行艺术风格拉开距离,比如我们明确拒绝三类作品:符号化作品、电脑拼贴作品和怪动作形象的作品。“价格明星”艺术家大部分都具有这三类特征,即使没有,他们的艺术也正在变成一种生产和技术重复。
我觉得今年艺术圈已经有了很大变化,即大家不在乎谁有名或谁卖得好。798双年展也不需要明星来撑场面。
早报:798双年展完全都是民间资金,民间自愿参加,798双年展的优势与特点在哪里?面临的困难又是什么?
朱其:我有一个朋友说过,当代艺术三十年的展览史,真正好的展览几乎都是在没钱的时候做出来的。我同意这句话。首届北京798双年展实际上属于一个国际自助双年展,所有的策展人都没有策展费,外国艺术家的展览费用由他们自己解决,中国艺术家也都自己解决创作费用,不少画廊机构无偿提供了场地和一些赞助,面临的困难主要是资金。但798双年展的优势就是它的理想性、民间性和独立精神,大部分作品都具有针对中国社会问题的反省和批评精神。
近十年来,全世界的著名双年展都变得越来越没有活力,这主要在于双年展策展人选择体制的利益集团化。另外,一个时代杰出的艺术总是首先在边缘和不为人知的群体中诞生的,而这些艺术很难被长期脱离基层的拥有权力的高高在上的著名双年展策展人所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