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概网资讯 >> 市场动态 >> 正文
当行为艺术戴上法律的手铐
作者:   中国艺术新闻网   2009-06-16
 

5月24日中午,青岛一全裸男子被装在一个透明的塑料袋里,周围散发着一股臭味,途径的市民发现后马上报警,110民警到现场后发现此人还有呼吸,立即送往医院,不料该“男尸”被送进医院后,自己穿上衣服逃之夭夭。大家这才回过神来,原来这是行为艺术。

其实此类行为已在上海频繁发生,自去年五月份,“鹿人”、“蛋人”、“木乃伊”等怪诞“行为艺术”就经常出现在上海的地铁公交等公共场所,让广大市民与行为艺术来了次0距离接触,不过此举也引来了不少非议,庸俗、扰民的批评声不绝于耳。在今年的上海两会上,人大代表薄海豹已提出要立法禁止此类行为,称此举已经超出了公众接受度,应明确规定任何形式的“艺术表演”都需经过文化部门报批审查。

几位业界人士从艺术性的角度对这种行为进行分析,普遍认为此种“怪异”的“行为艺术”艺术层次偏低,都是普通市民的尝试,并非专业艺术家所为。不过即使是专业艺术家,他们的行为艺术也往往不被大众理解,裸体、自虐、血腥、暴力、、色情、荒唐……这就是行为艺术给人留下的印象。

极端的行为往往能够引起关注,越是反常态越是能够的到回应,哪怕是骂声。上海地铁里那些“怪异扮相”者就毫不避讳承认自己此举就是为了炒作自己,“鹿人”就坦言“我梦想做一名导演,确实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吸引广告商找到投资人。”而“木乃伊”则表示“我们就是在炒作!炒作个人,炒作我们的工作室。”曾经的“机器男”已经通过自己的行为引起商家的注意,并收到邀请,请其参加新游戏的路演。

在人流量较高的公共场所上演行为艺术的确能够引起广泛的关注,但是此举也会影响民众的生活。春节前夕,乘坐地铁的高小姐正在打瞌睡,无意间看到了正在进行“行为艺术”的“机器男”,顿时睡意全无。无独有偶,一次在地铁上的杨小姐打完电话后一抬头,一个浑身包裹白色纱布的男人站在他面前,吓得她后退了几步,差点叫出声来。

在一项调查中显示,超过六成的民众并不排斥这些行为艺术,但是要把握好一个度,尤其是一些过激的行为艺术,还是应该加强管理,对其出入公共场所应该加以限制。北京早在07年初就提出对街头行为艺术进行立法,当时主要是针对出现在屏幕和街头的半裸和裸体的行为艺术。时隔两年,民众对于行为艺术这种形式的认可度有了一定的提高,但是并没有达到可以欣赏对话的高度,再加上“一些所谓的‘行为艺术’根本不是艺术,只是行为。”

对于立法这一举动,大多数人还是主张引导,华东政法大学教授范玉吉认为,对于艺术的发展,法律与其对它约束,不如进行引导。对于过激行为艺术的规范,可以从多方面进行,既需要艺术家本身的适当自律,也需要整个社会在心态上更加温和宽容。

在不损害公众利益的前提下,艺术显然应该是自由,不应该被法律制约,上海大学美术学院油画系主任章德明教授认为,艺术应“百家争鸣,百花齐放”。到底什么样的艺术行为应该被制约?这个标准还是很难被确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