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概网资讯 >> 展览预告 >> 正文
日常·浮光
作者:      2013-12-04
 

光的言说
——王岱山小幅油画作品展
周爱民

光在绘画表现中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卡拉瓦乔(Michelangelo Merisi da Caravaggio)用侧光塑造人物及场景,以明暗关系的表现,营造画面的戏剧性氛围。伦勃朗(Rembrandt Harmenszoon van Rijn)绘画的光是他独特的艺术风格所在,他表现的光与被画人物的性格及内在情感融为一体。在维米尔(Johannes Vermeer)的画作中,光如珍珠般撒落室内,晶莹透亮,是富足及信仰生活的象征。罗丹(Auguste Rodin)总爱拿着灯照亮他的石雕,觉察雕塑上微妙的凸凹起伏,他触及的不是坚硬冰冷的石材,而是温润肌肤的生命搏动。莫奈(Claude Monet)更是书写光色的大师,在他的画中,光是音符,能演奏出激荡恢宏的交响乐。

光,无处不在,司空见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陶醉于光,欣赏光、沉浸在光中。无疑,发现光,表现光,让光言说——是绘画的魅力,也是画家智慧和才能的显现。

王岱山的绘画描绘的都是日常生活小景,室内,或室外,甚至是微不足道的角落。在生活中这些小景平淡无奇,不会被人注视,因为它们太无趣,很缺乏被人注视的理由。但是,在王岱山的绘画中,这些平常的小景却有着某种神奇的魔力,吸引人们的目光。这种神奇的魔力来自哪里?光,正是光破碎了角落的平淡与平静。光在言说,它的声响回荡在角落的每个细小缝隙间。一树一丛,一枝一叶,它们随着光的言说,光的哼唱,摇动身姿,它们似乎对光的言说、哼唱心领神会。在王岱山的绘画,光不仅对物言说、哼唱,也与人对话。王岱山绘画中的“人”——一 位少女,总游离在画面中,似走似停,或坐或立,娇媚可人,却又清淡脱尘。她清楚地在画面中,却让人总看不清她的面容,她的表情。她在独处,非常孤寂?其实不然,她在与光对话,默默自语。她的自语,光听见了,光与她静静地倾谈着。

在王岱山的作品中,物质的光有了生命的性格和表情,它能言说,也能舞蹈。在王岱山的作品面前,我们所做的就是静静伫立,聆听光的言说,观赏光的表演。